L_ight.

愿与你再次相遇。

【朝俞】浮生若梦 为欢几何

*虽然去修炼了但依旧是小学生文笔

*ooc

*私设如山

*emmmm应该是刀子?

*有一方结婚的情节

*注意避雷

*究极短短怪本人

*我写文太差辽被关起来惹

 

 

夏初的不仅带着丝丝未消散的凉意,天气也总是变化多端的,可能原本晴空万里的天空中就突然下起了太阳雨。

今天就是这种天气。

午后在家里小憩的谢俞,一醒便见到了这种天气。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湿气的味道,家中闷热热的。

谢俞呼出一口气,一边把手摸索向床头柜想要看一眼时间,一边挣扎着从被窝里爬出。他划开手机,发现了许久未联系的沈捷主动的发来了信息,让谢俞一时间觉得有些奇怪。毕竟自从与贺朝分手后他们就再也没有联系过了。

沈捷发来的消息让谢俞僵住了许久,他慢慢的滑回被子中,将脸闷在了被子中。

他回忆着沈捷发来的消息。

——朝哥要结婚了。

当时分手是和平分手,没有吵架没有打架。更没有俗套狗血“给你钱,离开我的儿子。”

甚至偶尔碰见时也不尴尬,时间允许还会聊上两句。

好像什么都没变,又什么都变了。

问起为什么会分开,谢俞也答不上来,贺朝或许可以,但谢俞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不是什么都能猜到的。

多年没有遇见难题的谢俞遇见了他一生中的未解之谜。

大概单纯的顺其自然罢了。

可能是因为腻了,太平淡了,或是什么其他的理由,不过谢俞觉得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结果。

他们分开了。

当年连父母都没有阻挠一路上非常顺利的一段恋情,最终还是落幕了。

果然,还是不能过的太一帆风顺。

谢俞知道自己是不想放手的,他的内心和他说的。

可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吵架了也是贺朝先来道歉,谢俞现在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做。

特别是贺朝还有了新女友。

谢俞就这么看着贺朝从青涩还有些直男的男孩儿,一步步蜕变成了成熟,懂得女生想法的贺总裁。

心底泛起的酸让谢俞一再想阻止,可不知道怎么开口,也阻止不了,当初是谢俞提出来让贺朝多学学社交礼仪与怎么对待女性的。

贺朝的娶新娘很漂亮,穿着洁白的婚纱像一个仙子。

不是一眼就能惊艳到人的长相,五官拆开来看都平平无奇,可拼起来却越看越好看,非常耐看。气质像溪水一般,很干净。

谢俞看着她害羞的站在贺朝旁边,手臂挽着贺朝,两人都笑的很幸福。

贺朝看着谢俞,笑眯眯的说了一句好久不见,然后以谢俞记忆中依旧很拽的语气说着,“同桌,我的份子钱呢?”

谢俞感觉心里有了什么东西落了地,突然就一身轻了。缠绕了许久的执念也慢慢找到了线头,开始脱落。

谢俞总以为自己一辈子都体会不到什么“只要你幸福就好”的白莲花情绪了,可真正到了那天,谢俞却诡异的认为这句话很对。

“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fin————————————————

感jio一点都不刀

写不出惊天巨刀

哭辽

咦呜呜呜我没有救的文笔

我真的太短了

您的好友已诈尸


弄个置顶玩玩(x

这里是个大概已经废了的大号......
随缘更新……主要是懒得打字加文笔不好 写出来自己看了都烦躁

脑洞多是真的(x

cp不挑 bl gl bg 互攻 np都吃 只要好吃
欢迎安利各种cp(x

喜欢的人很多很杂

男孩子女孩子都喜欢 我不需要性取向1551

声控 手控 锁骨控 颜控,再加一个受控

究极佛

是一个什么都不会的死肥宅

希望有生之年能看到自己更新(x


非常随便的弄了一个推歌和记脑洞的子博客

大概频率是一天一首吧……毕竟计划赶不上变化(x

有脑洞并且有时间打出来的话会配上小段文字
子博客传送门:http://12-34-00-00.lofter.com


闭关修炼 咸鱼写手垃圾小透明渣渣

emmm大概就先这样吧

密码找回来了orz
不容易1551

【十元x忽悠】

*虽然去修炼了但还是小学生文笔

*ooc

*您的好友已诈尸

*……我上次上线是什么时候来自?

*甜der!

*注意避雷

*究极短短怪

*手速慢慢怪本人1551


1

当记者问成名已久的音乐家,那些关于初恋与暗恋的问题,男人笑了笑,

“初恋啊,记不清了。暗恋的人也没有呢。”

记者很诧异的看着他,似乎好奇着既然记不清的他又是如何写出那些有关暗恋的歌曲。

甜蜜又悲怆。

男人也不做解释,只是保持着刚刚的笑容,似乎露出了一丝近似怀念的表情。

记者的问题好似勾起了他最深处的回忆,那个在高考前有些炎热的夏天。

“初恋记不清了。”

初恋可能是那个长发飘飘的女孩吧,既腼腆又文静,细节也想不起来了。

那个让他印象最深的单恋啊……

那个声音奶奶的少年。

 

喧闹的网吧在那一刻仿佛没了声音,只剩下了少年的声音。

 

他是山东人,我是山西人。

 

听他说他长得很好看,以后想靠脸吃饭。还开玩笑般的问我要不要包养他。

他的成绩很好,全国性物理竞赛第一名,还是北航的保送生。

那天我正好只带了那么几个小时的网费,他却软软的撒着娇,边给我发了十块钱让我继续陪他玩。

我和他说,我已经了解你了百分之六十。

我们国庆见个面吧。

我就能了解你另外的百分之二十。

 

我当时还傻傻的把那些生物知识都背了下来,考试都没那么上心过,只为了在国庆能回答上他的问题。

结果换来的只是一句抱歉,骗了你。

而后就无论发什么都不回了。

可或许自己还是很偏执,最终还是考上了北京的艺术学院。

 

很久以后,我看到了b站的一个视频。

 

什么都明白了。

 

所以自己连他的百分之十都不一定有了解到。

或许甚至是一无所知。

 

2

记者散场后,男人座在椅子上缓缓的舒了口气,收拾了一下,对着清洁工点了下头,便走出了场馆。

 

天气有些阴沉,看起来仿佛随时要下雨。

 

男人推开了咖啡店的门,随意的点了杯咖啡就坐在窗旁的位置,在草稿纸上写写画画,是一首在瓶颈期的歌曲,制作组非要让他写一首关于恋爱的歌,还要求一定要甜。

男人烦躁的挠了挠头发,叹了一口气。

 

时间在你集中精力做一件事情的时候好像过的非常快,男人已经在咖啡店呆了将近三个小时了。

他也并没有发现一直坐在他旁边的人。

 

所以当他准备离开时,被他吓了一跳。

 

“我一直都觉得很对不起你,”他旁边的人这么说着,局促的推了推眼镜。

“……你还要我吗。”

 

男人在那一刻听见了自己内心深处大声的回答。

——要。

 

突然他想起了了什么,决心自己也要忽悠一下他。

嘴里的答案转了一个弯,

“抱歉先生,请问你是……”

 

坐在他一旁的人眼眸暗了暗,说着“对不起认错了”,便往门外退。

 

男人突然轻笑了出来,拉住了往门外退的人。

 

“大忽悠,我们重新认识一下吧。”

 

天空的乌云渐渐被拨开,露出了晴空万里。

————————————fin————————————


今天的花间醉!
独享蔡师兄成功!

【K漏】哑(一)

*ooc

*尝试换了一种写作风格

*突然炸尸

1

在KB小时候时,隔壁那条街住着一个哑巴。

 

那哑巴生的俊俏,白白嫩嫩,很是讨喜。

可那哑巴好似家庭条件并不是太好,而且哑巴的父亲经常喝酒,一喝醉就打哑巴。

据说是因为哑巴长得太像他母亲了,他父亲一看到他就想到那个令人糟心的女人——

天天把自己打扮的浓妆艳抹花枝招展,最后欠了高利债被人在酒吧硬生生的打破了脑袋。

所以哑巴总是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身上总有遮不住的伤痕。

哑巴倒是好像没有遗传他父母任何一方的性格,哑巴性格非常好,见到谁都冲他羞涩一笑,虽然有点生硬。哑巴很腼腆,人缘也不错。

 

哑巴有时候倒也会发出一些声音,类似于“咿咿呀呀”。声音很好听,温温柔柔的,像水一样舒服。这时候总会有人摇着头,感叹道可惜——

哑巴本人反而没觉得有什么可惜的。

 

2

KB其实和哑巴的关系一直蛮好的,KB奶奶经常看到哑巴身上触目惊心的伤,就会不由自主的分泌出一种雌性生来就有的母爱,常常在夜晚看到哑巴的父亲喝醉后把哑巴领回家,让他暂时先在自己家过夜——

这时候一般哑巴都和KB睡一间。

 

KB在他第二次来他家的时候问哑巴“你叫什么。”

哑巴摇了摇头,示意自己还没有名字。

而KB灵机一动,想起了今天上课老师讲的成语,“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便一拍手,说:“漏!就叫你哦漏吧!”而哑巴当然也欣然同意了。

现在想想,当时真是取了个不得了的名字呢。

 

哦漏来的第五次,KB萌生出了要教哦漏说话的念头,那时候KB已经比哦漏高了半个头,KB微微的低下头,指着自己说,“哥”。

哦漏艰难的发了一个音,可是听起来甚至和“哥”这个字没有半点相像。

这场“战争”持续了整整半个多时辰哦漏也只发出了和“哥”有一丝相似的音——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

——————————————TBC——————————————

恭喜一下我终于炸尸了x

今天发烧在家就正好把这个脑洞写了个开头

鬼知道下次更新是什么时候(误x

文风大概……换了吧……?

安利首歌嘻嘻 haze

出去玩了两天 拿机票做了一页强行手账x

【K漏】saving grace 1

*虽然去修炼了但依旧是小学生文笔

*OOC          

*私设如山

*妖怪KB x 人类漏

*注意避雷

*日常短小1/999999


C0

“杂种。”

——……

“骗子。”

——我说的都是真的!真的啊……

“怪物。”

——我不是啊!!

“快跑,听说靠近他会染上厄运的!”

——不要跑啊……

“又来了,他在说谎,说谎会传染,大骗子,快逃啦。”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少年靠在房间里昏暗的那一角,张大嘴呼吸着,仿佛用尽了浑身的力气。

——想离开这里。

——想去有光的地方。

C1

昏暗的城市已经渐渐沉睡,偌大的家中只有一人还醒着。

他蜷缩在墙角,瘦小而又单薄的身躯微微的发抖。

细看,那孩子浑身布满了可怖的伤。

——好痛。

——不仅身上痛,这里也痛。

他紧紧的攥着心脏部分的衣服。

——好羡慕……

他想起了今天在公园看到的那一幕。

他的前方是一个母亲轻轻抚摸她孩子的头顶,颇有耐心的,柔声细语的和她的孩子说话。

而他的后方……那些人一边喊着他怪物一边朝他扔着石子。

——好想……逃。

——想去一个我可以容身的地方。

‘那是哪里?’

——不知道啊……

他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但是我知道,不是这里!

再回首,那人已夺门而出。

C2

——好冷。

现在虽然是夏天,但只穿了一件衬衫和短裤,而且还光着脚……会冷一点都不意外呢。

那个孩子跌跌撞撞的跑着,漫无目的的跑着。眼泪从眼眶中滑落下来,又被风带跑,那孩子呜咽着,嘴里不清不楚的喊着些什么。

他在满是石子的路上奔跑着,尖锐的石子在稚嫩的双脚上新添了一道道的伤疤,

——因为原本就有。

 

——为什么,没有光。

绝望的情绪压的他喘不过气,只是无意识的往前迈着步子,往前奔跑。

——救救我,有没有人……救救我……

 

当那孩子因体力不支跌倒在地的时候,他已经停止了哭泣。

——哭泣不能解决任何事情,只会让你更软弱。

那孩子抬起头,然而猝不及防的看见了一张人脸,

不,或许那不是人。

 

那人逆着光,向他伸出了手。

“没事吧。”他听见他那么说。

 

明亮和黑暗在此时形成了一道分割线,将两个人隔了开来。

身处光明的那人向跌倒在黑暗中的人伸出手。

 

面前的人嘴角带笑,眼睛被一副面具……不,应该说被系在眼睛部位的一块纱布遮住了才更准确一点。

那孩子凝视着他的脸,慢慢的把手搭了上去。

缓缓的站起来,走出来黑暗。

C3

那人张开双臂将跌倒的孩子抱起,注意到了那孩子的脚,说到,“先和我去个地方,我帮你清理好伤口就送你回去好吗?”

那孩子迟疑的点了点头。

 

带着面具的那人用水仔细的清洗着他的脚掌,然后将捣好的药草敷在伤口处,熟练的拿出一块棉布包扎,在伤口处打了一个结。

然后双对无言。

“大哥哥……你是妖怪吗?”还有些孩子气的声音打破了寂静。

那人毫无遮掩的点了点头,随即笑了笑,“知道我是妖怪还这么晚和我一起来森林,不怕我吃了你吗?”

“不怕哦!因为……因为大哥哥是个好人!”

戴面具的那人看着小孩坚定的表情,“噗”的一声笑了出来,又没忍住摸了摸那孩子的头。

“什么嘛,我说的都是真的,”小孩不开心的,抿起了嘴,“大哥哥……也觉得我是骗子吗…..”孩子突然展露出了落寂的表情,那人突然手足无措起来。

“哎不是……刚刚就是逗逗你,别生气啊。”那人手忙脚乱的安慰着小孩,又是抱住又是轻拍背,慌乱的不知道怎么样才好。

小孩渐渐停住了哭声,良久,低下头,轻声说到:“抱歉,我是不是太任性了。”

“才没有,小孩子任性一点才好呢。”那人笑了笑,刮了一下小孩的鼻子。

 

在生命的这几年来,从来没有人对他说过“任性”一点好。

闭上眼,他们的话仿佛就出现在耳边。

——你能不能不要那么任性。

——不要仗着你还小就瞎说话,你太任性了。

­——你太任性了。

——太任性了。

——任性。

——“小孩子任性一点才好。”

想到这里,小孩的鼻子突然一酸,拿袖子狠狠的擦了一下眼睛,还没等他擦第二次,那人就拉住他的手,摇了摇头。

 

“天太晚了,我送你回家吧。”

孩子点了点头,灯光下留下一大一小的影子。

—————————————TBC—————————————

最近卡文卡的厉害,什么都写不出来QAQ

在情人节的最后两分钟祝大家情人节快乐qwq

【冬巡组】peret4(1)

*虽然去修炼了但依旧是小学生文笔

*日常短小

*OOC          

*私设如山

*注意避雷 有剧透

*很多剧透慎入

*私设宝石们都是男的

*恩青金石被上次被我写的这么迷这次又......随便你们怎么打了QwQQQ


C4(1)

按照一般的剧本来说,安特库其实应该早就醒了。

可他没有。

或许梦还想告诉他什么,又或许,只是自己不想走而已。

不知道啊……

C4(2)

拼凑法斯用了很久。

而安特库就以灵魂的模样在一旁看着露琪尔一点一点将法斯拼凑起来。

然而一种违和感却淡淡的涌上心头。

是不是……少了点什么?

究竟是……什么?

安特库看向还没有拼完的法斯,手碰向了他。

很遗憾的是,手穿过了法斯的身体。

是头吧,不然我就不会看见那样的法斯了。那样的,陌生的,脸、发色都陌生到奇怪的法斯。

原来?是这个时候丢掉的吗……

安特库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随即就想到,如果这样的话,就可以知道露琪尔说了一半的话是什么了。

虽然安特库的直觉告诉他那是一件他是不会想知道的事情。

C4(3)

当第一绺阳光照上手术台时,法斯的拼接终于到了收尾的阶段,而到头部的时候露琪尔却无计可施了。

最后也只能用很久前被月人抓走只剩头的青金石的头。虽然露琪尔犹豫了很久,却还是开始了这场史无前例的手术。

不过在开始之前,露琪尔做的事情让安特库真真正正的楞住了。

他看着露琪尔把青金石的脑袋慢慢挖空,然后将自己遗留下的碎片轻轻地凿成更小的,再放入青金石的脑袋里,最后拿青金石封口。而最后的结果是几乎没有留出空隙,啊……或许是因为帕帕拉恰吧……毕竟一开始露琪尔填补帕帕拉恰的时候不是多一点塞不进去就是有一丝空隙,而这样几乎没有缝隙……因为帕帕拉恰吧。

想到这里,安特库叹了一口气,虽然说自己也没见过他们几次,说过几句话……但是意外的觉得对他来说有一点亲切。

毕竟每年虽然起来的时候白粉是自己涂在身上的,可当自己准备沉睡的时候,露琪尔会帮自己扫去白粉。所以露琪尔应该是除了法斯之外令他感觉到最亲切的一个人了吧。

不过之所以露琪尔的这个举动……就是自己醒来为什么会在法斯体内的原因了吧。

C4(4)

法斯的拼接完成了。

但是却没有醒来。

老师为此的解释是,还没有适应青金石的微生物,可能会沉睡一些时间。

此时的老师突然扭头看向了安特库所在的地方。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TBC­­­­­­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好久不见呀

写的有点少……因为想不出来这么写了QAQ

文笔不好写的又少,人生没有意义了哇啊啊啊啊QAQ

剩下来的明天应该可以放?QAQ

最近沉迷八爷和夏目qwq

八爷的这首歌!LOSER 超级好听!循环好久了qwq

不过考完试听这首真的没问题吗


太可怕了吧……

如遇:

昨天在微博里看到的,借着超级英雄,迪士尼人物,比如冰雪奇缘女王艾莎,绿巨人浩克,米老鼠,蜘蛛侠,小丑等洗脑儿童,满足一些变态恶趣味。

里面教孩童流血是好玩的,不要反抗大人对你的猥亵,教他们吃|||屎,喝||尿,还有用剪刀戳破怀孕的肚子,注射针剂,互相捆绑……

我去爱奇艺,优酷,搜狐都搜过了,的确能搜到。今早我朋友还在B站举报了一个。

可能是因为大家举报的缘故,我今天又上优酷搜了一遍,艾莎怀孕已经搜不到了,但是还有很多,优酷上有个叫搞笑蜘蛛侠的看起来也很恐怖,最恐怖的是它竟然有173集,标题都是“艾莎和白雪成了无头公主”“热熨斗在脸上”“猫女的腿没了”“马桶里的麦当劳”之类的。

有的上传者有100多万的粉丝,从16年开始上传这些视频,想着我就觉得恶心得要命。

这个故事可能有创作夸张成分,可能甚至是不真实的,虚构的,但是!!!!这些视频是真的!!它们渗透进了动画,真人动画,还有游戏中!!!希望大家集中注意力在它要反映的事情上。这些视频分类都是在亲子教育里,这才是这个事情最可怕的地方。

油管上面的态度也是看到一个举报一个删除一个,对这些邪典动画完全抵制。图片上博主下面大家评论的我国各大视频网站上的截图更是触目惊心。

我印象最深的一个评论是这样说的:“这个事情远比想象的恐怖,传播学里 1979年格伯纳进行长达十年的研究提出了培养理论,就是研究电视里的暴力画面对儿童的长远影响,不止会增加攻击性,更会潜移默化的改造社会观。这些动画片所有的象征(暴力、医疗、虐待、怀孕)都是精心设计的,是有心理学控制术体系的,我更担心的是这只是冰山一角。”

变态其实每个国家都有,害怕中国也会有人学起来,利用喜羊羊,灰太狼,熊大,小头爸爸之类的动画人物。希望大家能广而告之,看到一个举报一个。

——“那么,凯蒂接种了所有疫苗吗?”

别让游荡在人间的魔鬼带着孩子一起去到地狱。

PS:如果是问转载或者扩空间就不用问我了,原po主我也问过了,标明出处就好。我们唯一的希望就是能够让越来越多的人看到。哪怕家里没有孩子,这也是一个警钟。